徐小平:在黎明来临之前,我们要学会凿壁偷光
徐小平:在黎明来临之前,我们要学会凿壁偷光

徐小平:在黎明来临之前,我们要学会凿壁偷光

中国人不说失败,我们总是在研究别人怎么成功。但要知道,汽车在上路之前都要经历破坏性实验。有一个汽车广告说:“为了建造世界上最好的车,我们建造了世界上最坏的路”。如果你的事业大厦没有经过破坏性实验,你的人生怎会坚实。 真格基金商学院——失败研修院,成立于2017年5月。真格基金倡导创业,我们不仅要打造一种拥抱风险的创业精神,我们还要打造一种快乐拥抱失败的文化,然后我们才能够去轻松、自信、一路高歌地去追求成功。 真格基金失败研修院基于斯坦福大学在硅谷沿用 40 年的人际动力学研究,采用独特的浸入式教学方法“共情小组”,帮助创业者避免失败的盲区,提升沟通能力、影响力、领导力。 在「真格基金·失败研修院」第二期课程上,徐小平分享了自己对创业失败的看法。

如果你正在创业的路上,想从自己或他人所经历的棘手问题和重大挑战中吸取经验教训、从而了解成功之道,真格基金失败研修院等着你加入。

失败研修院第三期课程为期 6 天,即将在北京于 11 10 日(周五)至 11 12 日(周日)、11 17 日(周五)至 11 19 日(周日)举办。点击zf.mikecrm.com/oIKT80v填写报名申请、了解失败研修院课程细节。

1

中国人不说失败,我们总是在研究别人怎么成功。要知道,汽车在上路之前都要经历破坏性实验。有一个日本车的广告说:“为了建造世界上最好的车,我们建造了世界上最坏的路”。如果你的事业大厦没有经过破坏性实验,你的人生不会太坚实。

每个人都有过失败。王兴经历了那么多、那么大的失败,依然取得了那么巨大的成功。陈年创业两次都失败了,然后做凡客,做起来了,然后又失败了,那时候陈年才40多岁,毫无疑问他现在肯定依然在奋斗,依然期待东山再起,我也相信他会再起东山。

陈年的老板雷军也是40多岁才开始创办小米。此前他在金山的经历也是一言难尽,所以他发愤做投资、做小米,成就了大业。

每个人都曾有过失败,但很少有人敢直接面对失败。我们研究失败,知道怎样跌倒的,就知道如何不再跌倒。真格基金倡导创业,我们不仅要打造一种拥抱风险的创业精神,我们还要打造一种快乐拥抱失败的文化,然后我们才能够去轻松、自信、一路高歌地去追求成功。

我是40岁才创业,在新东方之前曾经创业过一次。别人问为什么失败?我就一句话,那时候不懂商业。我首次创业失败付出的人生代价是巨大的,身边的人对我都失去了信心。但我没有对自己失去信心,终于在新东方的机会到来之时,完成了奋斗和崛起。

2

如果研究创业失败,我就得要分两种失败:一种是技术上的失败,举个例子,两个发小做一家公司,股份五五分成,但3个月以后就吵起来,打到我们这里了。我们开会想办法帮他们解决,让一个创业者多拿20%,如果联合创始人做得好,再把这20%还给他。这个失败案例,就是对股权分配这个重大问题缺乏经验、不懂方法而造成的。

创业学上有一个基本原则:一个创业公司绝对不能有两个利益主体。我们有一个创业者在主营业务还不清晰的情况下,就兴致勃勃地开设了一个分公司,结果主体公司和分公司之间因为利益冲突,让一个手上还有几千万的公司轰然倒塌。

因为经验、方法不足而失败的创业容易总结和避免,最难避免或最容易陷入的失败陷阱,是认知的失败。认知问题也就是观念问题,价值观问题……也就死你怎么看问题。一个创业者如果认知有缺陷,提到问题不知道如何正确处理,就会构成导致公司失败的最大杀手。

我正在写的创业学的一门课,叫创业者的四重人格。作为创业者,你是创始人,你是股东,你是董事,你是高管。

其实高管这个身份和股东、董事的身份没必要绑在一起。但是,创业公司是一定要在一起的。作为 CEO 的你万一干得不好,你就得罪了作为股东的你。作为董事的你,假如对作为 CEO 的你有不满意,你怎么能够自己处置自己?你这两个身份是会打架的,会给你带来困扰的。

1996年,俞敏洪请我去新东方,辅佐他创业,那时候我们一路高歌。后来俞敏洪请部分股东开会,要把我赶出新东方。我朝俞敏洪走了过去,其他人都以为我会跟老俞打起来,但我只是轻轻拥抱了俞敏洪一下就走了。其他股东觉得把我赶走对他们有好处,保护了他们作为股东的权益,那也就保护了作为股东的徐小平的利益。我的这种认知来源于自身痛苦的经历和思考,但却是创业领域最宝贵的价值之一。

我们不要羞于说失败,我们也不要羞于谈自己阴暗的,甚至邪恶的一面。我们在谈失败时,要有我们是人才,一定会成功的想法。无论遇到什么挫折,我们一定会走出来。这是历史规律,就像太阳一定会升起来。

在黎明来临之前,我们要学会凿壁偷光。

我们要和身边的合伙人们一起躲过这个寒冷的时光,这才是失败研修院的目的。

3

失败是创业的一部分。创业是不该讳言失败的。有的人创业失败以后,又回到大公司去做一个中层。或者在一个舒适的位置,拿着一份高薪。创业确实是一个很苦逼的过程,很多失败一两次的创业者就会选择去过正常的生活了。

那什么人适合创业?什么人适合去过一种相对舒适的生活呢?

这个问题,就是我们失败研修院要探讨的认知问题。

我先讲讲自己。我人生最大的梦想就是做俞敏洪的二把手,辅佐他打造更加伟大的新东方。现在我都这么想。这是我性格所致。人最难的就是发现自我,我是谁,我适合做什么?刘翔之前是扔铅球的,后来改成了跨栏,这就是发现自我。生理上容易找到自我,那灵魂深处的自我呢?

在新东方做出国咨询的时候,任何危机来了,我都觉得是机会来了,我就欢乐。

警察来了,我去,消防大队来了,我去;投诉学生来了,我去…

这种面对困难的心理,我是自豪的。有时候遇到问题,我觉得麻烦,心里压抑,我知道只是累了,休两天假回来照样面对。

为什么要创业?你不甘寂寞,不甘拿工资,不甘受人指使。或者,有了想法,不试试,你不甘心。你要寻找你的潜力。创业的过程没有结果,只有探索。你不做,永远不知道。

关于创不创业,你得去试一试,否则遗憾终生。我不是鼓励大家去创业,而是鼓励去尝试发现自我,追求梦想。失败研修院现在的口号是:失败是最好的老师!

我们投过乐纯酸奶,CEO刘丹尼是沃顿毕业的高材生,毕业后去了投行,接着出来创业失败了。之后,他就去美团市场部工作,因为作为留学生,要接地气。这就是在不断认清自己。他后来做的乐纯酸奶,成为一家激动人心、大有前途的好公司。

4

另一个问题,怎样平衡创业和生活呢?

我们当年创业时,几乎天天在俞敏洪家里开会。晚上,有些同事的老婆都会打电话来找人,有的老婆会理解,有的老婆会闹到公司,掀桌子。你的家人支持你创业吗?

其实,家人应该给创业者最大的理解,因为创业者很难过上常人的生活。你用青春赌明天,你用 5 年搏 50 年。你付出 5 年的代价,来赢得 50 年的财富自由。当然,并不是有钱就幸福,但如果创业成功,你一生就再也不需要拼命去挣钱了。作为创业者的家人,为了以后的富足和自由,是不是也要付出些孤独呢?

当然,创业者必须要顾及家人。在关键日子,即使你忙得没时间,让花店给老婆去送一次花,不难吧。生活中很多简单的细节,能帮助你维护家庭。

有一对夫妻创业者问我,多年以来一直想找到第三个合伙人,但这些年很难有人能融入到我们之间,该怎么办?

我告诉他们,如果其他合伙人能比配偶做得好,就应该赶紧请配偶离开公司。因为创业如同打仗,你不能紧急应战的时候还要看另一半的脸色。千万不要用某些业务离不开做借口,越早离开越好。因为作为创业者,你要追求的是公司效益的最大化。作为配偶,你是想做一个几十亿公司的拥有者呢,还是想做一个几千万公司的土皇帝?

当合伙人跟老公(老婆)提意见的时候,老婆(老公)总在身边,你想想这工作得多难做。

5

有些创业者学历比较低,小学、中学毕业。但公司里的很多人都是高学历,海归等精英人才。创始人日常交流沟通会产生障碍,该怎么办?

我一个朋友,中国很伟大的餐饮企业老板,大董。他是厨师出身,一开始没有读过大学,但他后来一路进修深造大专、本科、MBA,除了在厨艺上日臻完善之外,在文化素养上也不断提升,成为了一代神厨。

大董能一路走过来,能够管理 20 多家米其林级别的餐厅,跟他不断的自我提升是离不开的。曹德旺小学毕业,蔡文胜初中毕业,很多伟大的企业家出身都不高。所以学历低不是问题,但在成长过程中,在和学历高的人交流过程中,自己必须提升。否则,你的部下说的东西,你不懂。一张口,内心深处是有压力的。

最后,我提醒大家,把时间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是有产阶级的生活方式,而不是创业者的,创业者无法消受。


“失败研修院”是由真格基金发起成立的商学院。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认为,对于创业者来说,只有认识、反思失败,才能真正去把握成功。失败研修院致力于“探索未知的自我”,学院基于在硅谷沿用 40 余年,帮助了成千上万创业者和商界成功人士的研究,使用独特的浸入式教学方法帮助创业者清晰地认知自身的弱点,反思并克服困境,提升创业者的沟通能力、影响力、领导力,从而提高成功几率。

之前的学员包括亏损从几百万到数千万的创业者,新三板公司CEO,上市公司现任高管和不同阶段的创业者,但是他们都有一个共性,都是不怕失败连续创业的梦想追求者。已经有数名学员在结业后成功拿到新的融资,或者重新扬起创业的风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