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格基金王强:He walks in Books, like a Knight.
真格基金王强:He walks in Books, like a Knight.

真格基金王强:He walks in Books, like a Knight.

“自然生命从展现开始迈向积淀的这个夏天,本书作者躲进牛津繁茂沁凉的历史、文字、诗思的浓荫里,洗涤落满尘世之灰的心,为精神的秋天和冬天存储几枚耐啃的果实。” 这是第 27 届香港书展书评编辑对王强《书蠹牛津消夏记》的推荐词。 熟悉王强老师的人都知道,王强老师轻易不谈书,但凡落笔,每一个字都慎之又慎。《书蠹牛津消夏记》这部书,足足磨了 8 年。 这是继 2012 年已经绝版的《读书毁了我》之后,王强老师二度谈书。《书蠹牛津消夏记》不仅记录了王强老师对于读书的心得,更在书中首次展出了「藏书家」王强老师的部分经典收藏。 《书蠹牛津消夏记》香港牛津大学出版社出版的繁体字版已经于 7 月 20 日在第 27 届香港书展面市,一经推出便被书评编辑推荐为十本最值得读的新书。由海豚出版社出版的简体字版将于 8 月 17 日 2016 年上海书展正式面市。 在快时代出一本慢书,不为名,不图利,只因写书人和出版人因书结识。滚滚红尘,知音最稀,既以书缘结文友,唯有著书以报之。此为《书蠹牛津消夏记》香港牛津版本的跋文,请各位先睹为快。

写文章,我一向来得慢。收入《书蠹牛津消夏记》字数不多的文字,竟像蜗牛,从 2007 年到 2015 年,一格一格爬了八年。生性疏懒当然是主因。总固执地觉着,确有心得和感触才该动笔,虽然笔下文字缓慢却不见得就因而变得高明。

三年前,承诺俞晓群,交他一部书稿。三年来,这个承诺时时刻刻未敢忘怀。现在,累积至今的文字,汇在一起,终于有了兑现的可能,心里如释重负。晓群的勤奋、执着、坚韧和追求极致的堂吉诃德般的勇气,不仅助他成长为出版大家,更一步步将国人出版装帧的技艺,渐渐带向可与英美同行比肩对话的境界。我一页页认真比对过手头原版藏品,不夸张地说,他心血首次的结晶《鲁拜集》,刚一迈步,秀出的段位就令人惊喜赞叹。我的文字能得出版大家晓群青睐,还将体面地栖居在海豚出版社迷人的书装里,真是幸运。晓群写的序,清晰地将我们十几年淡淡却彼此惦念激励的情谊从字里行间浮现出来。


▲在此书中,首次展示了王强诸多经典收藏。王强喜爱收藏猫头鹰,上图为其收藏之一。猫头鹰在雅典神话中是智慧女神 Minerva 的象征,黑格尔有句名言“猫头鹰在黄昏时起飞”,意思是“思想从黄昏时开始升起”。

不显山不显水的 L 君,总能以他无法让我拒绝的手段,不知不觉中“榨出”我的文字。翻翻此集的文章,几乎全部是给了他参与编辑的《上海书评》。2015 年端午节,作为电影《十二公民》出品方,我去上海领取上海国际电影节授予的电影传媒五项大奖。


▲由徐小平、王强、沈南鹏担任出品人的《十二公民》在 18 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上获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编剧、最佳男主角、最佳男配角五项大奖,并在第 9 届罗马电影节评选为“当代电影”单元最佳影片,摘得该电影节最高奖项“马可·奥雷利奥”奖,创下华语片纪录。

逗留时间匆匆,给他发了条短信问候。第二天上午,出发去机场时收到他短信,说顺路可在他家附近咖啡馆小聚。他点了咖啡,我点了茶。寒暄后,他得知夏天我将去牛津待些日子,慢慢吹着咖啡泛起的泡沫,轻轻地说,既然人到牛津,何不留些文字痕迹。他说《文汇学人》将刊发一篇钱锺书负笈牛津的长文。我没直接答应,怕没把握,只是说到时看看找不找得到提笔的灵感。结果,我挥汗如雨,从牛津宿舍到北京书房,草写修改,交给他《上海书评》分五次连载完毕的“书蠹牛津消夏记”。

2013 年在上海开会,趁便想见见上海几位文字高手。L 君编《万象》时期,我的文字偶尔与他们相遇。L 君让郑诗亮安排了一个饭局。从文字里出来,见到陈子善、沈宏非、毛尖、黄昱宁、小宝、小白。认识了毛尖,于是有了这篇灵气四溢的序言大文。朋友圈见伶牙俐齿的她写我拿玛丽莲·梦露说事儿,哈哈大笑,纷纷问我什么时候穿起裙子站在地铁风口上,淋漓尽致体验体验她所说的人生赤裸裸灿烂烂的欢愉。我倒暗自得意,此集文字正是她笔下同学张小军摆的西瓜摊。谁想得到,毛尖竟有一天也能走进来,放下身段儿,弯腰挑拣挑拣地上码放得并不高大上的西瓜。

海豚版尚在排校,道群捎来口信,希望拙作由他推出香港牛津繁体字版。欣喜中品到的是来自一个纯粹爱书之人的信任及信任背后鞭策的压力。记忆的思绪不觉飘回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叶。北大执教时,我那篇长文《伊甸园的黑暗》刊发于创刊不久的香港中文大学《二十一世纪》学刊。当时,文章的责编正是道群。初次书信交往,道群的谨严、谦逊、平易透过往还短笺上他儒雅的字迹深深留在了我的脑海。一晃二十余年过去,脑海中的印象竟没有丝毫的褪色;虽然略感遗憾的是,除了那次短暂的文字神交,迄今我和道群仍未在现实里碰过面。那就让我藉这第二次经他的手编辑过的文字,跨越时空,权当惦念的问候吧。道群重新编排了文章顺序。从版式和文字两个方面,可以说海豚版与香港牛津版构成了各具特色的“两种版本”,这于作者是全然出乎意料之外的甜蜜的大惊喜。

2016 年 6 月 16 日记于纽约行旅中



▲香港牛津皮面特藏版


▲香港牛津布面流通版


▲王强香港牛津版校稿手迹